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 学者风采 浏览文章

架起古典文化与现代科技的桥梁
-- -- 记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博士生导师盛玉麒教授
 

  在信息网络时代,计算机技术带来的信息革命冲击着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此时中国古典文明还继续在故纸堆里“孤芳自赏”,恐怕迟早会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中。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盛玉麒先生数十年呕心沥血,努力在中国古典文化与现代科技文明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盛先生早年师从我国著名语言学家殷焕先先生学习语言文字学,后致力于文字信息工程研究。他没有固步自封于传统语言学的祖宗章法,而是清醒的预测到:面对计算机信息革命的挑战,中国语言文字学必须作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而中文信息处理正是计算机科学和语言文字学交叉结合的学科,盛先生在此领域孜孜不倦,成绩斐然。
  近年来他又将研究重点延伸到中文“三古”(古代汉语、古代文学、古籍整理)电脑化上。由盛先生领导的山东大学中文信息研究所,历时三年多,研制成功《说文解字》64×64点阵篆体字模库及中文古字造字系统,完成了承担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填补了该应用领域的一项空白,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应用价值。
  近日笔者就此项成果采访了盛先生。如同其他学者一样,盛先生的书房里垒满了古籍经典及各家书帖;唯一不同的是,在一片书香之中,有两台多媒体电脑闪着蓝色的荧光。在这里,传统典籍与现代科技如此和谐地融于一起。
  言及“中国语文现代化”问题,盛先生谈到:在“信息网络世界”的空间里,正进行一场“新圈地运动”。发达国家凭借其先进的信息处理技术,通过对信息的占有和控制,实现对世界财富和价值的占有和控制。英文几乎垄断了因特网上的所有信息,而汉语在网络世界的地位实在令人担忧。语言文字是信息的重要载体。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精神,借助汉语汉字的记录,成为世界文明瑰宝。我们这代人的历史使命是使之进一步发扬光大,而不能让它隔离在信息网络世界之外……
  汉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文字体制。在信息处理过程中,汉字字形技术的研究和开发一直是关系到中文系统平台建设的一个基础和瓶颈课题。随着中文信息处理技术的深入发展,中文古文字的信息处理及字形技术的研究已提上日程。继《汉语大字典》96×96点阵宋体字模库建立之后,盛先生又于1995年着手建立《说文解字》“篆字库”,1996年正式列入国家项目。
  在不同字体古文字当中,小篆是比较整齐规范的一种字体,又是沟通古今汉字形体结构联系的桥梁。通过对中文古代文献及各类辞书字帖的比较研究,盛先生决定将《说文解字》所载9353个篆字造成电脑用字模库,以古人篆书作品为字模样稿,保证篆字字模库体系严整、字形规范、风格一致。另外在“六书”基础上,还提出了汉字“拼无字根”的理论,揭示了篆体汉字结构的层次性和系统性,这是一个突破和贡献。
  篆字库研制过程中,盛先生及课题组从设计、选择、修改到最后完工,都付出了艰辛的劳动。篆体字数量大,艺术审美要求高,其复杂的椭圆形体结构更为修改工作增添了难度。一个简单的篆体字完成大约要用十几分钟,而结构复杂一点的则至少要耗费半个多小时。盛先生治学态度极为严谨,为了追求完美的效果,往往不惜屡次返工。
  盛先生患有严重腰疾,不能久坐。他便像老僧坐禅一样盘腿坐在电脑前,以减轻疼痛,每天坚持工作到半夜。他还风趣的说:“我一边打坐一边完电脑,几年下来也颇得‘禅意’。”除了科研工作,盛先生还有繁忙的教学任务,并经常外出讲学、参加学术会议,但他从未顾此失彼。无论多忙多累,课前他一定要认真备课,极力将自己的知识心得传授给学生,这种敬业精神实在令人钦佩。
  信息处理用64×64点阵篆体字库的研制成功,在中文信息处理用汉字字形系统研究、中文古籍整理研究出版现代化、文字教学研究、字书编撰、汉字书法、美术、工艺、装潢、电脑雕刻、广告设计等各方面,有广泛应用价值。“但由于资金不足等原因,此项技术仍未得到推广,”盛先生不无遗憾地说。“否则它将在现实生活中发挥巨大作用。”
  为了研究工作,盛先生牺牲了很多,包括无意中冷落了自己的妻儿。但他说自己是“一个爱玩电子游戏的小孩”,永远抵制不住其中的诱惑。一坐到荧光屏前,盛先生便忘了一切,疯狂的工作,以苦为乐,其乐无穷。

 


 
 
{  编辑: 宋沁潞   来自:《人民政协报》2000年4月4日 }
 
 
  


Copyright 2004-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维护:『山东大学中文信息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