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 学者风采 浏览文章

他让文字“活”起来
-- -- ——访 盛玉麒 教授
 

  文学院 盛玉麒 教授主编的《现代汉语网络课程》被评为教育部精品课程,成为首批入选的151门国家精品课程之一。
  《现代汉语网络课程》是教育部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新世纪网络课程建设工程”经费支持的项目之一,其研制参考了国内外最新的多媒体课程制作技术和经验,结合了现代汉语课程实际教学知识结构体系,创造性地设计实现了“文本教材、课程导航、资料查询、动画演示、语音播放、视频播放、题库管理、图形显示”八项功能。在计算机与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的今天,真正实现了“精品课程上网络,高校质量新跨越”。目前,《现代汉语网络课程》已在山东大学网上免费开放。
   春寒料峭,一个清冷的午后,我们在温馨淡雅的中文信息处理室里,见到了慈祥睿智的 盛玉麒 教授。
   “听说您早年师从我国著名语言学 家殷焕先 先生学习语言文字学,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将文字信息工程研究作为一份长期的事业 ? ”刚见面,我们就以一个专业性的问题开始了专访。
   “那就说来话长了” 盛 博士笑道。
  1948 年,盛玉麒先生出生于东北边陲的一个小县城,并从父亲身上继承了山东人纯朴倔强的性格。“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父亲曾经在北伐军当兵时“集体加入国民党”的“历史问题”而遭受“群众专政”,他也因为走“白专道路”被当作 “ 修正主义苗子 ” 受到批判。 1968 年到农村插队的几年里,他放过牛,养过蚕,做过民办教师。劳动之余,他唯一的乐趣便是读书。 1972 年父亲的问题“落实政策”后,他看到了光明的前途。他的努力也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很快从乡村小学民办教师提到学校负责人、不久到县教师培训班学习,结业后,被分配到县里一所中学当语文教师负责语文教研工作, 1973 年他终于获得了读大学的机会。
  紧张忙碌的大学生活,他过得充实而又满足。他时常在图书馆流连忘返,跟 同学们一起编词典, 同老师进行辩论,来修正和构建自己的思想,为此,常被同学戏称为“老夫子"。
  在吴葆堂 教授门下求学时, 盛先生更深入地接触了现代汉语。 吴 先生的现代汉语课讲得极有特色,但是,语法体系与中学教学语法体系有很多不同之处。 盛先生因为担任过中学语文组长,对中学语文教学语法体系比较熟悉。两种体系和观点常常引起师生之间的精彩论争,结果却使原本枯燥艰深的现代汉语课程吸引了更多同学的兴趣。
  从延边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地区供电局宣传部工作。 1978 年恢复研究生招生考试制度后,他毅然放弃了待遇优厚的工作,报考了山东大学中文系。通过初试后,他千里迢迢来到山东大学参加复试,与“老五届”的学兄师长们汇聚一堂,他感受到了自身的弱点和不足,但却更坚定了自己的目标。复试落榜的打击并没有使他丧失信心,三年后,他再次报考并终于成了 殷焕先 教授的入室弟子。尊师重道、敏学敬业,欲做学问先学做人,导师的学术根基和人文情怀,母校浓厚的学术氛围和大家风范当他拿到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时,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欣喜。“毕业后,因为对母校的感情,我选择了留校。”他深情地说
  “殷先生的学问贯穿古今,学术上南北兼容,语言文字更偏重于激进一些。但后来的文字改革,却使他受到很大冲击。当时关于文字要不要改革争执的十分激烈,殷先生认为文字改革很必要,便在 81 年招了包括我在内的第一届文字改革方向的研究生。之后,赶上‘ 748' 工程,就是 74 年 8 月国家做的一个文字信息处理的项目。当时,武汉大学在作《骆驼祥子》的索引,可以用计算机统计单个字,所有的语言学家都非常振奋。因为过去燕京大学叶圣陶做《十三经》的索引,就是买两套,全家人一张张的剪贴,再排卡片,干上好几年。没有计算机帮助,做起来特别费劲,但学术上非常重要。很幸运,我们读研究生时可以去武汉大学参观学习。后来有个很偶然的机会, 85 年殷先生接到一个会议的征文——‘汉字拼音字根的标准化',我写的文章被录用了,这也是我进行文字信息工程研究的起始吧。”他陷入了回忆。
  86 年 9 月,他推出了《三万词语集》,当时在国内影响挺大,被评为省社科类一等奖,还获得教育部人文科学二等奖。 此项研究,填补了中文信息处理应用研究的空白,迎合了信息工程的急需。
  从此,他便热衷于中文信息处理的研究,参加了很多学术会议,并很快进入领域前沿。 之后,他连续推出了《当代汉语流通频度辞典》、《三万词语微机处理系统》、《信息处理用港台词语集》、《海峡两岸词语对释》、《信息处理用现代汉语根词属性库》等一系列基础应用成果,在现代汉语词库建设与智能化控制方面,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1996 年开始,他又将研究重点延伸到中文 " 三古 " (古代汉语、古代文学、古籍整理)的智能化上。由盛老师带领的山东大学中文信息研究所,历时三年多,成功研制了《说文解字》 64*64 点阵篆体字模库及中文古文造字系统,不仅完成了所承担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还填补了该应用领域的一项空白,具有极为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应用价值 。
  谈及后来的这些研究成果,他告诉我们, 92 年的时侯,国家已经有了理科的计算机辅助教学( CAI ),但在文科的计算机辅助教学方面还是一片空白。而在中文信息处理系统这个领域里,包括知识工程、专家系统都已经构建完毕,中文计算机辅助教学呼之欲出。他们的研究,正适合了时代的需要。
  “在 95 年时,我们开始探讨根词属性库。当时的微软,是对部分词的文本进行单字统计,然后统计字与字之间的相关性。但单字统计毕竟不能代替词,而且语言是由词构建的。如果要按字来统计,那区分词就相当麻烦。人工分词谁也受不了,计算机分词,当时没有这个技术,直到现在,自动分词正确率还很低。英语有一、二百万词,但实际使用的并没有那么多,而且这些词的词形,有很多就是由一个根词扩展开来的。一个英语单词,加上不同的词缀就能构成一组词,实际上汉语也有类似的情况,所以我就提出了汉语的根词。汉语词典里有很多从语言学的理论上称作词缀的,比如说‘子'、‘儿'、‘头'这一类的,它们可以与其他词组合构词。可是你能把所有带‘子'的词都放在词典里吗?不可能。所以我们根据汉语的这个特点,把那些词缀单独作为构词成分,找出一些根词。因此当时我便提出‘根词'理论——‘有限的根词加上有限的规则',建立了根词属性库。规则里,我用了数学上的统计方法,统计一个根词和其它字、词之间的关系,也就是 ‘马尔考夫特征',我将它描述成字词相关性。”
  “微软拼音法与您的这种研究有很多相似之处,这其中是否涉及到专利的问题?”
  “专利?当时没考虑到什么专利。微软拼音法可以说是与字词相关性异曲同工,但我们不能说他们沿用了我的什么思想。微软的拼音法,可以自动组合。在你输入的时候,等于它也在统计你输入的词的相关性。比如说我的名字‘盛玉麒',我输入四五次,它就自动连在一起了。这就是它在学习字词相关性,然后自动联起来。这就像一男一女,在宿舍口经常出现,教室口经常出现,图书馆经常出现,那么他们在一起的机会多,他们就有密切的关系。语言学中词和字也有这样的关系,那就是相关性。”
  他的头脑中始终有一个宏观控制的构架,他时刻在做着前期知识的储备,在适合的契机出现时,他的框架便充填了丰富的内容,他给我们带来了长期经验积累的精华——《现代汉语网络课程》。
  聊起做课件的初衷时 , 他说“现在是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我们不可能像过去一样进行知识积累 ,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我们应该由知识积累型的人才 , 转变为知识控制型的人才。”基于这样的认识,在对现代汉语知识体系充分了解的前提下, 2000 年他做出了第一张现代汉语课件雏形。
  后来在参加会议时,他看到电子商务课件卡通画面,觉得作的很有趣,他感到有些现代汉语的知识也可以做成动画形式的。而动画 , 可以通过计算机人员去实现。
  “但他不了解你的知识内在体系、知识结构和知识点 , 也不知道你上课怎么讲。只是一味的热闹 , 知识就没有体系。我们要通过知识的科学性、知识性来吸引学生 , 不能仅仅通过动画来吸引学生,这是我作网络课程的不同思路。”
于是,他将他的思想运用到课程制作中,并成功问鼎国家级精品课程。
  在全国评选的 151 件精品课程中 , 文科只有 12 项。而这 151 个精品课程又是从 480 多个课程中选出的 , 山东省上报的 13 项就是从 60 多项中筛选出来的 , 最后只剩两项 , 其中 盛 先生主编的就是其中之一 。在全国的 12 项文科课程中,只有北大和山大上报的是现代汉语。他也曾经和北大有合作意向,但高教司不同意,高教司说要尊重专家匿名评审的意见,由 盛玉麒 教授做这个课题。因为北大最终没有做,所以《现代汉语网络课程》便成为国内首例此类课件也是唯一一个。
  他十分兴奋地向我们介绍起他心爱的课件。
  打开电脑,是很漂亮的淡蓝色星球界面。当地球转到中国地图的位置上时,开始定格。定格以后,点击一个小型的天安门图标,一本红棕色的《现代汉语》课本的影像,就像平时翻开课本一样,一张张打开。资料库是一个大房间,有随意摆放的沙发,有书架,还可以看到书架上本本厚厚的“词典”,所有的知识都囊括其中。
  “水平测试”中有“课后练习”、“单元测试”和“考研资料”。“设计这一处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同学们学习积极性不高?因为老师没有给他指出一个方向。老师教学就是完成任务,有时候大声念一遍小声念一遍,再不就是照本宣科。在我的设计中,我就把学生当作语言学的人才,通过现代汉语来培养你对语言学的兴趣。”
  “我就喜欢玩电脑游戏”,他笑着说,“这不是支持玩游戏 , 但它有一些智能化的理念在其中,可以受到很多启发。用动画和图像做课件, 比上课老师单纯讲,更有意思也更形象。”
  有些最基础的东西,比如声母的朗读、笔顺的演示,老师上课根本不需要讲的,还要不要做?还有些专业的部分,例如方言,上课教学用不了这么多,做这个网络课程要不要加进去?加进去,耽误工夫又很繁琐。“但是作为一个科学知识的体系,这部分就应当存在。我作为一个学者,我也会学习这些内容。其中有一些知识,对学生对老师来说都很有帮助。我愿意知道的,我认为有趣的,就提供出来。比如说语法这一方面,现代汉语语法概况是对研究生有用的,对本科生也有知识扩展的作用。当年我跟 吴宝堂 老师就经常进行语法方面的辩论。”
  这就是他对知识的理解。他眼中的知识,不是孤立的,学习的人也不是孤立的。教学不是点对点,而是一个系统对另外一个系统。教师是一个系统,学生本身带有自己原有地方的知识结构系统,师生间的知识系统要发生磨合,才能教学相长。而《现代汉语网络课程》正是这样一个磨合的平台,“这样才不至于让你们觉得乏味,我希望你们喜欢并认识到它是一个科学体系,很丰厚,应用上潜力很大。”
  “我们的目的不是盈利,这个课程是免费为大家开放的 , 是一种资源共享 , 互联无国界 , 是一种整合力量。我们会做得更好,包括后期服务。”
  “ 盛老师对我们有什么要求呢?”
  “你们每个人原有的知识结构都是不同的,大学就是一个知识结构的建设阶段,而在中学只是应试教育。中国的应试教育害苦了几代人,对此我是深恶痛绝。上了大学之后,本科生压力也没了,经常找不到自我找不到位置,我们可以在建设的角度上给自己提出要求。”
  “教育不是像生产产品那样,是一个模子出来的,而是因材施教。网络课程也是因材施教,就是自主式学习,探索式学习,自我设计学习。它构建的过程就是不断的优化。我听这个老师讲,听 那个 老师讲,甚至理科的课我也听,外国的我也学,网上我也看,知识到我这里,我就进行改造,设计成适合我原有基础知识构架的结构。你原来做的是什么,你对什么最感兴趣,你认为你的优势劣势在哪,哪些应该补充强化,哪些应该兼顾消除,就在你的基础上,按照原有的惯性稍微有些调整,然后有些优化就可以了。不可能人人 都当 博士,也不可能人人都当科学家,但是每个人都是人才。问题就在于你能否发现并调动他的潜力,让他找到那种感觉——他的工作是他所喜欢的,社会也承认,对人类有贡献就可以了。比如我就喜欢看电视,那你就去做电视评论;我就喜欢玩游戏,那你就从里面挑程序的毛病;你说你喜欢体育,可就是上不了场,那好,你就做教练;你做不了国家队省队的,可以做业余的,在社区的球队嘛!只要你的位置是你所喜欢的,对社会对别人都有用的就可以了。你要是不喜欢,硬让你在这里做,那就是事倍功半。这就是知识结构优化。”
  “优化学习的过程本身就是研究的过程,并不存在我学会了再研究,也不存在半是研究半是学习。我的体会是,一开始学习,就要抱着研究的态度。就像我,虽然我在承担课题的研究,实际上我也是在学习。终身学习,你就可以被承认和理解。并不是我毕业以后还要学习 , 或者说我退休以后还要学习,才是终生学习。其实,随时随地都可以学。为什么有一些小发明家出现哪?那是他们勤于思考并且善于捕捉问题。所以我们要保持思维的活力,使大脑活跃起来,要勤于思考,善于思考。劳动使猿变成人,懒于思考就会使人变成猿。”
  “要用心去做身边的每一件小事,就像 平时帮 老师整理资料,擦黑板,一点小事,就能让你养成好的习惯。见到不好的你就说,看到不合适的你就改正,别人会认为你这是一种自然态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
  “有的人满身的本事,但是他人品不好不可靠,那么,你敢于同他一起孤身走夜路吗?在国外有个信仰的问题,只要你信点什么,信鬼神也好,信祖宗也好,你信上帝信默罕默德,总之你有信仰,信什么都行,别什么也不信,连良心也不信。毛泽东青年时期就提出,‘国家是我们的国家,社会是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做谁做'。我们现在年轻人,虽然有了知识,但是没有道德指示、制约自己,在一个私心膨胀、物欲纵横的社会里,你能建成小康,你能建成文明?”
  提及新闻媒介和现代汉语的关系时,他引用了马克思的话——“语言是逻辑思维的符号, 认知的媒介就是语言哲学。”他觉得,现代的认识把语言看作是认知的媒介,它是智力开发的工具,是文化传承的载体,具有信息处理的特点,它是民族心理的寄托。怎样建设我们的国家?怎样建设我们的社会?这就需要媒体的引导和呼吁。因此媒介要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将语言的功用发挥到正确的方向上去。
  良言犹历历在耳,信仰、理想、未来,值得我们去深思。

 

人物介绍:

 

盛玉麒 教授

  1948 年生人, 1984 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博士生导师。全国高校文科CAI(12人)专家组成员、新加坡中文与东方语言信息处理学会会员、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副会长、中国中文信息学会理事、山东省语言学会会长。主要研究方向:中文信息处理。主要著述有《当代汉语流通频度词典》、《现代汉语港台词语集》、《信息处理用现代汉语根词属性库》《现代汉语网络课程》等。


 
 
{ 作者:赵萍 肖飞   编辑: 宋沁潞   来自:《未来记者报》 }
 
 
  


Copyright 2004-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维护:『山东大学中文信息研究所』